• 本月热门标签:
  • 大连

当前位置: 大连新闻热点 > 大连 >

五一致敬!记录大连的十双手!

2019-05-03 21:03 - 查看:
有人说消防员是和平年代牺牲最多的职业,或许是吧。危难时刻的从天而降,灾难面前逆火而行,当消防员的手握住伤者时,给予的便是生的希望。 于德淮,大连三寰森林消防一队队长

  有人说消防员是和平年代“牺牲最多”的职业,或许是吧。危难时刻的从天而降,灾难面前逆火而行,当消防员的手握住伤者时,给予的便是生的希望。

  于德淮,大连三寰森林消防一队队长,今年已经58岁了,还在坚持上前线。消防一队的负责人邹琨说:“我们需要老于的经验。”正是因为这份需要和责任,老于一干就是十多年,救一百多场火情,最多一天参与救援了四场火,一双手上往往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。老于的家离单位只有5分钟车程,但是从过年到现在他都没回家休息过,他说这是常态,十多年了从来没在家里吃过年夜饭,当被问及家里人会不会介意时,老于摆摆手:“工作性质就是这样了,这么多年她们也习惯了,不过我的确有些想我的外孙女了,她今年才5岁,特别可爱。之前打电话时总是说姥爷我想你,凉山那个事发生之后,她现在会说姥爷你要注意安全。我知道,这都是她姥姥和妈妈教她的。”

  老师的手总是沾满了粉笔灰,我们从这双手上,学会了读文识字、加减乘除,也学会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好。

  从第一次站到讲台到今天,李长巨已经当了24年老师了,曾经调职过大连好几所小学,教过十几届学生。长长的从教生涯里,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披星戴月的日子了。李老师的板书很漂亮,当小编夸奖他写字好看时,他淡淡地说,写得多了,也正常。说起过去的24年,李老师没和小编说奖项和荣誉,而是提起有一次在公交车上遇见了自己的学生:“那应该是我刚毕业不久时教过的学生,她先认出了我,抱着孩子笑着和我说‘老师好’……其实我对学生要求不高,他们可以不优秀,但是我希望他们能有进取心,在自己能达到的高度做到最好。”

  某鲜肉公布恋情时,微博瘫痪了,是程序员十指飞快让你开心吃瓜;“双十一”时,是几千个程序员严阵以待,让你得以愉快剁手;微信出问题时,又是程序员加班加点恢复了你的社交……程序员的辛苦,在于多于常人的加班;程序员的辛苦,在于想不明白的bug;程序员的辛苦,在于改了又改的需求……

  小于,大连人,90后,作为程序员群体中的稀缺物种——女程序员,她坦言并未得到什么优待,敲代码、加班、开产品会……一样都没落下来。“我算比较幸运的,研究生毕业到现在也快5年了,我一次都没在单位睡过,加班最晚也就到12点多吧。辛苦还是有一些,不过我们这一行收入还不错,最近我和老公打算买房,首付已经攒好了,靠工资还贷也没什么压力,不啃老的感觉,挺好!”

  或许你曾和他们擦身而过,在马路旁或者自家楼下,有他们的地方路面总是有些泥泞,让你无从下脚不得不绕行,而那些让人避之不及,觉得很脏的泥水里,常年浸泡的是自来水管维修工人的手。

  栾师傅今年56岁了,来大连做自来水管维修工人已经7、8年了,采访他的那天,天气挺热的,小编穿着单件卫衣都得挽起袖子,而他穿着有点厚的工装,踩在泥水坑里,一刻不停的抢修着漏水的水管。他说,半夜接到通知去现场抢修这种事也是常有的,这就是他的工作。当小编称赞他为城市建设作出的贡献时,他连连摆手,“这不是什么大事,我也是为了生活。”

  都说,环卫工人是“城市的美容师”,无论晴天雨天,他们都在付出着,手握一把扫帚,起早贪黑地为城市干净整洁付出了艰辛的劳动。

  齐大姐,今年49岁,她这个年纪在环卫工人里算是年轻人了,“从事我们这个职业的人年纪都普遍偏大,年轻人不愿意干呀”。采访齐大姐的时候已经下午3点了,她正在吃饭,“我身体不太好,医生建议我少食多餐。”齐大姐是吉林人,在大连租房生活,虽然环卫工这个职业挣得不多,但是好在她的孩子也长大了,生活负担不是那么重了,对于现在的生活她很知足,就是还有个困扰:“其实我们清扫卫生最怕遇见的是餐饮垃圾,油太多了,不好清理,商家一不注意就会倒到地上,我们要拿着扫帚扫半天,额外增加的工作量都够我再扫一条街了。”

  常年和海鲜打交道,双手常年接触着冷水,即使在最寒冷的冬天,也不能离开工作岗位。

  曾大姐在大连中山公园早市里有一个自己的摊位,卖海鲜。凌晨一点半就要起来拿货,这样的日子她和家人已经过了十几年了。“起得早有啥辛苦的,就这个工作时间,早就习惯了。”来找曾大姐买鱼的回头客很多,大家都说这两口子实在,收拾的鱼也干净。“在市场做买卖最重要的就是诚信,要是用死鱼糊弄人,我这个摊位早黄了。”

  有人觉得出租车这个行业很不错,坐着就把钱赚了,但其实有一种苦只有出租车司机知道,那就是在路上。双手转动着方向盘,周而复始,人和车一直在路上。

  凌师傅的车和他的人一样,干净,整洁,“咱们从事的就是服务行业,车不干净乘客坐着也不舒服。”他是河南人,来大连从事出租车这个行业已经15年了,靠着自己的努力在大连买了两套房子。很多司机都说现在出租车和早些年比不好干了,对此凌师傅不是很认同:“我觉得出租行业还是可以的,只要你肯干,养家糊口没问题,只不过现在竞争比较大一些,物价也涨了一些,压力是大了,但是不要对行业有怨言,自己要努力才行。”

  理发师剪一个头发只要45分钟,但是背后可能需要苦练3年。从洗头工到烫染师到发型设计师,有时往往需要磨练5、6年,无数个凌晨收工。你们只看到他们动动手指,却难以想象背后的付出。

  小王是个90后,年纪虽然不大,但是她从事美发这个行业已经11年了。现在的她,在大连鞍山路边开了一家自己的理发店,和男朋友一起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。对于未来,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扩大经营范围开一家大型的美容院。

  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2个小时,冬夏如一,寒暑无阻。你眼中的他们,一直面带微笑守着自己的摊位,你不知道,他们在嘈杂中短暂休息,然后又怀着满腔热情工作。他们在非饭点匆匆就餐,紧接着又要继续忙碌,他们投身于这繁琐的重复中日复一日。

  炒焖子、烤豆腐皮、刷酱、装袋……这就是老蒋的一天。他在大连中山区的一条小吃街上摆摊卖小吃,主要卖焖子和豆腐皮,在那条街上,老蒋的摊位也算是“网红”级别的了,每天人来人往,客人很多。就在小编采访老蒋的时候,短短5分钟,被点单的客人打断了2次。老蒋说,他每天都是上午10点30分左右出摊,晚上12点30分才收摊,虽然忙,也累,但是他挺开心的。“今年过年才休了3、4天,也没回老家,现在不算最忙的时候,等夏天了,来大连旅游的人多了那才叫忙呢,外地人都爱吃大连的焖子。”

  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在没有空调、没有暖气且尘土飞扬的房子里承受寒冬的考验。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默默无闻,用自己的体力和手艺换取生活成本。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大多来自农村,没有受过高等教育。他们大多有以下特征:性格内向,不善言辞,穿着朴素。他们就是装修工人。

  张师傅就是一个装修工人,采访到他的时候,他正要前往位于甘井子区的顾客家安装灯具。他入行已经6、7年了,还是不善言谈。他坦言刚入行时,没人教就自己看别人安装,属于自学成才。平时也没有固定休息日,什么时候没活了就什么时候休息。“灯具量大,安装起来也比较费劲,通宵安装这都是常事。”

  关键词

 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